[ツキウタ。][海隼]とある魔王の單恋(01)


  01.


  有時候隼會想,像這樣當偶像、作為Procellarum的隊長,每天早上都要海闖進自己房間施展暴力才得以逼他起床,睜開眼睛就能看見貼滿整個房間的始的海報(這個和成為偶像以前好像沒什麼不一樣),然後廚房總是會飄來的味噌湯的香味。一邊歌詠著夜的賢慧一邊輕飄飄地離開房間,完全把辛苦叫自己起床的海晾在旁邊──這樣的日子,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迎來終結。

  作為霜月家的獨子,在搬進月野寮以前隼基本上沒吃過低於五千日圓的早餐。這點就和以前很不一樣。嘗過夜的好手藝之後,隼才知道自己對於美食還有很大一片未知的領域等待開發。陽的咖哩也是相當不錯的──不過究竟好不好吃他也很難定論,畢竟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吃咖哩。

  說到新鮮的事,還有變得,必須常常和人來往這點。

  在粉絲面前擺出完美的形象自然是沒問題,真正讓隼覺得特別新鮮的,是和Procellarum的成員之間的相處。常常得要一起錄音不說,上節目錄影、參加特別宣傳活動,還有最基本的舞蹈練習。把過去清閒得誇張的日子填滿的這些活動,就像魔法一樣把他們六個人緊緊地綁在一起。那就是所謂緣分這樣奇妙的存在。

  但是他也明白,這樣的日子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的。因為偶像是有保鮮期的。就算身高不再變化,身體也會留下歲月的痕跡,當然他自己可能不會,誰叫他是魔王,但是說到長生不老,隼還真的沒那麼有自信。而且就算外觀一直沒有變化,也本來就不可能永遠當偶像的,對粉絲來說可能也不免覺得有點奇怪吧。

  「……喂、我說……」

  如果那天真的來了,就算是現在紅極一時的Six Gravity和Procellarum也勢必得解散吧。春的話在戲劇方面評價一直很不錯,往演技派發展應該大有可為。戀本來口條就很好,處事也相當圓滑,最重要的是搞笑非常一流,大概能接幾個不錯的綜藝節目。

  「……隼──不要再睡了──」

  淚的專長畢竟不是當偶像,毅然轉戰幕後成為奇蹟作曲家!這樣似乎也蠻不錯,要是海聽到別人這樣形容大概又要洋洋得意了,那個親バカ。夜的實力應該夠自己開一個料理節目,而且他一直都很受姊姊系的歡迎。然後是海,但是海的話,會去作什麼──、

  「……隼。」

  「……!」

  忽然被劇烈的搖醒,睜開雙眼,海右手抓著自己肩板,藍色的眼睛定定地看著他,隼一時還沒反應過來。猛然從連貫的思緒被叫回現實,隼這才發現自己出了一身冷汗。

  「喂喂。真難得,你好像睡得不太好啊。」右邊的車門被打開,海半個身子都探了進來,左手支在柔軟的汽車坐墊上。「今天工作太累了?明天可以休息嗎?」海露出了擔憂的神色。

  「既然醒了就快起來,不要讓榊先生都幾點了還不能下班。」海拍拍他的臉,然後向坐在司機位上的管家打了聲招呼,隼艱難的支起身子,半夢半醒間腦子還轉得有些僵硬。

  這裡是轎車的後座。時間──大概是半夜兩點。睡著前的記憶開始一行一行跳回腦裡。他已經連續熬夜三天了,一點拍完新的衣裝品牌廣告,明天總算有休假,他拍了封短訊叫海記得幫自己開門,然後上了自家轎車倒頭就睡。

  到家了,所以海開門來接他,首先還得把他從夢中叫醒。至於為什麼是來海的家睡覺,然後為什麼大半夜的還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。是因為──海已經不是偶像了。

  至此霜月隼忽然清醒了。海不是偶像了,當然。他甚至早就退出演藝圈了,因為不管是Six Gravity還是Procellarum都已經解散了。他逐漸清晰的想起來,海在一年前就搬到東京的郊區去當萬事屋,恍惚間隼還覺得留戀愛慕的那段日子,也早就已經迎來終結了。


   02.


  海催他去睡覺。不過他不怎麼睡得著。已經有段時間沒這樣清楚的意識到現實,忽然從夢中被打醒──還是被自己打醒──反而讓隼沒什麼心情睡覺了。

  隼打開窗戶,趴在窗台凝視著不遠處的燈塔,額前纖細的白色髮絲被晚風微微吹動,稍稍地安撫了他躁動的思緒。自從海跟著Procellarum一起畢業,隼就常常來他家叨擾。不只是離開演藝圈的人比較不會受到媒體騷擾,這算是業內的行規,也因為他喜歡海家的環境。靠海很近,晚上打開窗就能聽到海浪的聲音。

   房子的另一側則有個小花園,種了一些淚喜歡的紫陽花,還有各種他叫不出名字的,一年中的每個時段總會有幾區綻放。以前養在月野寮的白田現在住在他家,也有特別為牠開設的胡蘿蔔田。

  然後再隔壁那棟,才是萬事屋的事務所,和這邊的屋子相連通。他來海家不只是睡覺休息,如果閒著沒事他也會興致勃勃地去當臨時嘉賓,給海的客人倒杯茶,然後欣賞不同人們驚喜又驚恐又驚悚還五味雜陳的表情。

  除此之外他蠻少過去,待在海家裡就算什麼都不做也不太會無聊,不過睡上平常的好幾倍倒是常有的事。確實他平常就已經睡得夠多了,但是海的家就是有種奇妙的催眠魔力,光是待著就讓他安心。

  海白天在事務所打點工作,中午會回來做點吃的,或叫個外賣留在桌上。海的廚藝和夜比當然是差得遠了,但是吃了一年隼開始覺得好像也沒什麼特別要挑剔的。有時候他也會因應客戶需求出門工作,這時候隼就只能自理,好在海的冰箱常常會留些中規中矩的食材──目的是盡量不讓隼作出黑暗料理,也好在就算真的做出來隼大多也能自己吃得津津樂道。

  但這都不是重點。說到底他硬要有事沒事跑來住的原因──是因為在Procellarum解散的那天,白色魔王終於意識到自己不能沒有這個人。

  不是生活機能這種層面上的,而是他無法想像自己周而復始習以為常的每一天裡沒有海。解散之後大家各自單飛,多少都還是能在攝影棚和活動上碰上面,但是海選擇引退回去當萬事屋以後,基本上就失去能一直連絡見面的正當理由了,更何況他還搬離東京都內,跑到郊區隱居。

  一旦意識到這件事情,他的胸口像是被穿了孔、空虛的恐懼讓霜月隼第一次確實地對什麼感到害怕,然而那份空洞又像火,用極慢的速度向外灼燒咬嚙他的四肢。

  就算是隼,終究也不過是人。就算是魔王,也會有一生都無法達成的心願。

  於是從那天開始,白色魔王開始了他無果又漫長的單戀。


tbc.

 

*Six Gravity和Procellarum解散後設定。可能現在年份的5~6年後?

*在一起的時候從來不去意識到彼此的必要性,在解散以後才開始慢慢的摸索彼此真正距離的白年長。應該是這樣的故事。

*高三生。極低速打字機。請多指教。

评论(4)
热度(35)

© 良久飛行船__ver1.5 | Powered by LOFTER